当劳动的号子声响起

来源:本站原创?作者:李彧??时间:2020-08-04?【字体:??

“呀嗬…哟呀……”

“呀嗬…哟呀……”

我耳边的声音从哪里传来?

像是坚守阵地的战士,一次次地抵挡住敌人的冲击;像是风暴中的船只,在巨浪间穿行;像是沉睡的雄狮渐渐苏醒,激情和热血喷涌而出。我闭上眼睛,静静聆听,这声音来自我脚下的土地,像是心跳,又像是呼吸。

当正午灼热的阳光炙烤大地,当夜里呼啸的寒风刺透骨髓里,静静聆听,轰隆的炮火声里,总有着“呀嗬…哟呀……”的号子声响起。一担担沙石挑在肩上,一根根枕木打着拍子晃悠着送到前方,敌机的螺旋桨肆无忌惮地盘旋在空中,落下的炮弹硝烟弥漫了整个战场。枪林弹雨中,铁路抢修忙,轰鸣的战火声里,一列列火车满载物资呼啸着奔赴战场。一条打不断、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,一群打不败、拆不散的铁道兵,血和汗滴落在土地里,号子声与火车的呼啸产生共鸣。

当单薄的棉衣挡不住寒气的入侵,当战士的双脚陷进沼泽地里,静静聆听,荒芜人烟的大兴安岭里,总有着“呀嗬…哟呀……”的号子声响起。莽莽林海迎来了铁道兵,为御严寒发明出地火龙,一望无尽的沼泽地里,随处可见的塔头被连根拔起,就着泥土和白桦树枝,铸成了铁路路基;肥沃的土地种上了粮食,金色的麦田在蓝天下泛起波浪,循着号子声,铁道兵们一手拿着铁锹奋斗在工地,一手握着镰刀劳作在田里。直到金黄的麦粒装满了粮仓,直到列车穿行在白雪皑皑的大兴安岭里,激动的泪水滴落在土地里,号子声与机器收割麦子的嘶吼产生了共鸣。

当战士摘下帽檐上的五角星,当番号和荣誉一起留存在记忆里,静静聆听,波澜起伏的市场经济里,总有着“呀嗬…哟呀……”的号子声响起。告别了深爱的部队,昔日的铁道兵,如今的铁建人砥砺前行,青藏铁路的冻土高寒没能停止他们高昂的呐喊,宜万铁路的溶洞桥隧也没有抵挡住他们前进的脚步。当国家需要时,他们挺身而出;当灾难发生时,他们冲在第一线。脱下了军装,却保留了军魂;昔日的铁道兵,唱着军歌走遍祖国,每一个堪称奇迹的工程背后,每一处他们踏足过的土地,都洋溢着改天换地的欣喜。今日的铁建人,追寻前人的背影,足迹却已遍布全球七十多个国家和地区,“逢山开路,遇水架桥,铁道兵前无险阻;风餐露宿,沐雨栉风,铁道兵前无困难”,铁道兵精神响起,青春的誓词与这片铁道兵和铁建人为之奋斗的土地产生了共鸣。

当劳动的号子声响起,铁道兵们肩负重担,在炮火硝烟中作业,在险滩峭壁间穿行,在荒无人烟的工地与孤独为敌,他们把最美的青春献给了祖国,用勤劳的双手弹奏出时代的强音;当劳动的号子声响起,铁建人们不忘初心,点亮铁道军魂,怀揣赤子之心,以辉煌的业绩点亮中国梦想,用奋斗的英姿续写铁道兵的传奇。